快捷搜索:

洗尽铅华,我依然爱你(写于陕西汉中)

然而,我不是那个薄幸男子,我心中同样开满了曼珠沙华,悄悄的等待下一个千年的花开.记忆在忘川河边走了这么久,却放不下生前的尘缘,我喝不下孟婆汤,因为它太璀璨,太伤人.于是记忆选择了等待,等待下个轮回的复苏.

夜的深处,我看到了一株血红的花,如血的花瓣,如血的叶子,如血的枝杆——曼珠沙华,叶生了一千年,正筹办开花.惊心动魄的美,瞬间让眼泪滑出眼眶,倾泻成一汪银色的晶莹,好像彷佛孟婆手中的汤.

透过无边的阴郁,我看到了自己记忆的前世.那是一株生在天山上的雪莲,在枫叶飘零的晚秋里,沉沉的死过一回,如今他被搬进夜半钟声的客船,霜风吹歪了沾霜的渔火,吹来了柳月悬空的相思.

我跟随时光老人,穿越那些风雨之夜,而今站在窗前的,是一位新生的少年,他的记忆依然在忘川河边守候,岁月澄掉落落的是应该忘记的,最美的初衷依旧深深铭刻.

倾泻的泪,像极了孟婆汤,但我不会给记忆喝下,我做不到,它只是伤悲了千年繁华,在蝶蜂乱舞的时令,凝成催马悲衰,化成一种永恒的象征.

岁月洗掉落落了面貌面目上的铅华,灵魂现出最初的纯粹.路灯昏黄的光茫,把我溶入这个小小的城市,但我依旧孤独一人,死守心底的那片净土,让灵魂在你的故事里驰骋,只为重新唤回那片属于我们俩的天空.

左手倒影,映出的是最美的重逢,右手年光时间,在前世今生里上演着一场不朽的春梦.

忘川河悄悄的流着,淌过那个守候女子的心坎,无怨无恨.河边本无草,但在她心里却杂草丛生,锄了又生,永久都锄不完.为了心中的等待,一年又一年,只重复那一个工作.

静寂的子夜,月落西山.忙完一天的学业,独依窗前,目光在灯火斓珊深处,搜寻着某个灵魂的归宿.空寂的夜晚,仿佛早己忘却了日间的冗杂,也只有在此时,在这种幽静中,某些事,某小我私家浮现心头,清晰如昨.

我立于千山河上,独披蓑笠,万径无踪,江雪孤舟.浮华的灵魂,洗尽铅华,在尘凡中独钓,渴望钓到本该钓到的那条鱼.信念即定,便是一辈子的事......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